美国一线医生:为什么我们不能优先接种疫苗?

美国一线医生:为什么我们不能优先接种疫苗?
据CNN报道,当地时间12月21日下午,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在其家乡特拉华州的克里斯蒂安娜医院,公开接种了由美国辉瑞公司(Pfizer)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BioNTech)合作研发的新冠疫苗,并通过电视直播了他注射第一剂疫苗的过程。
  “我准备好了。”拜登在直播中说,随即撸起袖子接受了注射。“这是巨大的希望,我这样做是为了证明人们应该做好准备,当有可用的疫苗时,就去接种,这没什么可担心的,我期待着接种第二剂疫苗。”拜登强调。
  拜登还在直播中对参与疫苗研发的工作人员及一线医护人员表达了感谢:“我们欠这些人太多了。”在拜登接种疫苗几个小时后,他的妻子吉尔·拜登也进行了接种。
  当选总统拜登是最新一位接种辉瑞疫苗的美国政要,当地时间12月1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也主动接种了疫苗,并对接种全过程进行直播。
  然而,美国疫苗接种的顺序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一线医护人员无法成为首批接种者
  据《国会山报》报道,当地时间12月18日,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大学健康中心超过100名一线医生和护士举行抗议活动,他们声称斯坦福大学公布的新冠疫苗接种计划没有遵循公共卫生建议,优先保护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
  “此前,我们已经被多次许诺,将是首批接种新冠疫苗的人群,但我们并没有收到注射疫苗的通知。”急诊室护士丹尼尔·埃尔南德斯称。
  《国会山报》指出,这些一线医护人员需要在急诊室、重症监护病房救治确诊患者,但是他们惊讶地发现自己不在首批接种疫苗的名单中。
  根据斯坦福大学首批接种疫苗的名单,一些整形外科医生、皮肤科医生、门诊护士和高级教职人员可以优先注射,然而他们与确诊患者的直接接触比一线医护人员少得多。
斯坦福大学健康中心。/《国会山报》网站截图
  与此同时,在斯坦福大学首批获得的5000支疫苗中,只有7支分配给了直接接触确诊患者的医护人员,但斯坦福大学累计有1300多名医护人员,这引发了他们的极大不满。
  一线医护人员在抗议信中写道,“这个时候,我们感到很受伤,也很愤怒,并开始对斯坦福大学健康中心的管理感到怀疑,考虑到我们做出的牺牲和学校对我们的承诺,让一线医护人员优先接种疫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指出,斯坦福大学健康中心的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出现问题或与人工智能算法有关。
在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几乎排除了所有一线医护人员后,斯坦福大学道歉了。/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报道截图
  斯坦福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人工智能算法优先考虑了那些感染新冠病毒可能性最高的医护人员的特征,例如年龄较大、在医院内部工作并且其居住地距离高风险地区较近等。然而,大多数一线医护人员是年轻员工且无固定房产,导致他们在优先接种疫苗的名单中排名较为靠后。
  斯坦福大学健康中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avid Entwistle迅速回应称,“是我们弄错了,我们将立即修改疫苗接种计划,并马上为一线医护人员接种疫苗。”
  富人或将“插队”接种疫苗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美国以市场为基础的医疗体系中,富人通常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甚至可以尽早接种疫苗。
  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和美国研究教授沙穆斯·汗表示,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时,他并不想去医院,但特朗普的医生说服他使用了作为总统私人律师才能拥有的“特权”,接受了大多数患者做梦才能够得到的实验性抗体治疗,随后,朱利安尼很快便康复了。
富人们将如何“插队”接种新冠疫苗。/《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华盛顿邮报》指出,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冲击,但它却严重地损害了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当新冠疫苗进入分发阶段时,一些“强大的力量”就会寻求优先接种疫苗的机会。
  这正在变成现实。
  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比弗利山庄的医生Ehsan Ali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表示,“我们每天都会接到数百个电话,其中许多来自贵宾客户,他们询问如何才能尽早接种疫苗。”
  沙穆斯·汗还指出,在市场为基础的医疗体系中,医院或将迎合那些能够支付更多费用的人,并破例为他们提供一些“高价值”的东西。与此同时,富人甚至有可能向医生证明自己应该被归为“危险人群”,从而获得优先接种疫苗的机会。
  沙穆斯·汗强调,这一次又一次的“例外”,将很快变成“游戏规则”,并“杀死”普通的美国民众。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2月22日15时,美国新冠确诊病例累计达18035207例,死亡病例达319364例。
  美疾控中心公布注射疫苗的3个阶段
  按照美国疾控中心的原定计划,在美国各大医院及健康中心工作的2100万医护人员,以及长期居住在护理机构中的300万老年人,是第一批接种新冠疫苗的人选。目前,这一接种流程已经开启,并被称为“1A阶段”。
当新冠疫苗供应有限时,谁能够优先接种?/美国疾控中心网站截图
  当地时间12月20日,美国疾控中心决定将75岁及以上的老人与一线基本工作人员归为下批接种者。
  据美联社报道,全美7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数量大约为2000万,占总人口的8%。这一类群体感染新冠病毒后需要入院接受治疗的比例高达25%,且死亡率高。
  与此同时,美国一线基本工作人员大约有3000万,包括消防员、警察、学校教职工、食品、农业和制造业工人、邮政业雇员等,他们对社会与经济的运行至关重要,并且极有可能接触确诊患者,感染风险较高。
  因此,这两类人群成为了下一批接种疫苗的人选,这是疫苗接种的“1B阶段”,最早将于2021年2月启动。

  7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和一线基本工作人员,将成为下一批接种疫苗的人。/美联社报道截图
  在“1C阶段”,65岁至74岁的老年人、16岁至64岁具有潜在健康风险及其他非一线的必要工作人员,将被安排接种疫苗,但他们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
  据疾控中心官员预测,12月,大约2000万人开始接种疫苗,到了2021年1月,这一数字将增加至3000万人,2月又将有5000万人接种疫苗,三个月累计接种疫苗的人数大约为1亿人,大约占全美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华尔街日报》指出,预计美国民众接种疫苗的时间表,或将晚于原定计划。
  新京报记者 钱雅卓
  编辑 白爽 校对 卢茜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亚楠